据海外网报道 足球是香港人最喜爱的运动之一。喜爱到什么程度?连那些每周工作80-100小时的投行精英,也有3/4表示将追看大部分世界杯比赛,那可都是在后半夜才直播的南半球赛事啊。有些投行不得已,立下严禁赌球、严禁交易时间看球等“世界杯政策”。

赌球?对。世界杯周末就要开锣了,许多人的心估计早已火热地飞向了里约热内卢。这是球迷的节日,也是赌徒的大日子。有人呼朋引伴、喝着啤酒看电视,从足球中享受纯粹竞技的激情;有人醉翁之意不在酒不在球,只在乎胜负和赌本,憧憬着一本万利甚至一夜暴富的运气。

PETER几年前开始赌球,整日看着站赔率和下注,而且越赌越大。“你晚晚都开着计算机看球,有时睡一会又醒,睡一会又醒,看球赛结果是怎样,根本不可以睡觉,输了你又要立刻再下注,因为你输了钱,没有办法你就一定要再追,想方法去还债。”除了和家人关系变差,赌球还令他欠债60万港元之多:“不停会有人打电话来追你(还钱),自己很害怕——我这个月没能还清款项,怎样办?”

而根据香港戒赌公益机构的以往经验,世界杯开锣后赌球和求助人数都会继续增加。香港有团体近日随机访问了865人,近六成受访者认为香港赌风严重,一成二人表示有赌球习惯,当中两成六表明在世界杯期间会增加投注额,而且越来越多的人认可“小赌怡情”的说法。

在香港,赌球分两种,合法的,以及非法的。只有赛马会主办的博彩行业是合法的,叫足智彩。香港特区政府2003年7月给颁发独家赌球牌照,力图以赌制赌,打击日益猖獗的非法赌球,同时增加政府税收和提供就业。本着低门槛、高限制的宗旨,早期市民最低投注额为10港元,上限是2万港元,一注最多可获利50万港元,设计上总体可控,不至让人痴迷其中甚至玩到倾家荡产。同时市民要玩,就必须守规矩,要通过赛马会、遵照一定法律和规章才行。

非法赌球又是如何运作的呢?它的吸引力何在?待“港台腔”为你细细道来。在香港,非法赌球主要由当地黑社会运作,近年来与时俱进,以跨境网上操作为主,隐蔽性强,难以抓到真凭实据。港警有组织罪案及三合会调查科的吴伟汉警司披露说,外国网络上的大庄家操纵起来非常熟练。例如要在香港的某个分区让你做代理,会给你一些信用额度,例如五亿元,这五亿不用现金交割,只是一个信用额度。同时他给你站的用户名和密码,让你在网站上通过层压方式再找“艇仔”。

所谓“艇仔”,就是大庄家下面的代理,就像传销一样的下线。大庄家往往身处国外,给直接的下线一个折扣,这些下线再发展下线,给他们稍微少一点的折扣,挣一个差价。这个折扣就是很多人参与非法赌球、而不去合法下注的诱因之一。其次也有人批评,赛马会的赌球玩法过于保守,不如地下庄家设置的刺激新颖,吸引力差,并不能有效遏制非法赌球。

根据香港法例,任何人在香港境内向赛马会以外投注均属违法。参与投注者一经定罪,最高可被判罚款3万港元及9个月监禁,而非法收受赌注罪名一经定罪,最高可处罚款500万港元及7年监禁。即使划定了法律的高压线,也阻止不了那些下注成瘾财迷心窍的赌鬼和地下庄家。

像peter那样的人不在少数。在九龙长大的前职业球员兼教练的许先生自言,他自小就开始接触赌博,球赛赌博合法化后更乐此不疲。30岁结婚后开始收心,中间专心发展事业,一度远离赌博。但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后事业渐走下坡,百无聊赖中为了减压和寻找寄托,他再度沉迷赌博。许先生坦言,最疯狂时期,他投注一场世界杯赛事就高达百万元,这种投注额度,在合法赌球里是找不到下注空间的,而在非法赌球中,赢钱了都不见得有保障。害得妻子担惊受怕,甚至需要接受精神治疗。

非法赌球在香港的蔓延甚至影响到了港甲联赛。假球传闻在香港早就不稀奇。今年初的一场港甲比赛后,香港廉政公署直接从现场带走了某球队的多名球员和工作人员。据香港媒体分析,此事与假球事件有关,风波愈演愈烈。曾效力港甲队的内地知名球员范志毅也直言,博彩公司开盘港甲并不稀奇,他透露,廉政公署有时会向俱乐部索取比赛录像,以追查那些“失常”球员和离奇场次。更让香港社会忧虑的是,赌球呈现越来越年轻化的趋势。香港教育评议会副主席何汉权认为,“青少年因为世界杯可以在很多种情况下令他第一次赌博,如果第一次赌博赢出,证明到自己有眼光,就会有第二次投注,第三次投注,跟着有N次投注。”

香港警方在上届南非世界杯查获的非法赌球数额,比上上届多出一倍。由于网上赌球技术的发展,能够有足够证据抓的人少了一半。但出来混,迟早是要还的。香港警方已经放出风来,世界杯举行期间,会继续严格执法打击非法赌博。6月8日港警就和广东警方联动,进行代号为“火击”的打击外围赌博行动,在全港多处地点拘捕26人,加上内地警方的收获,共收缴非法赌资3.7亿元人民币。算是给瞄准“世界杯商机”的地下庄家提了一个醒。

以戒赌为己任的香港平和基金咨询委员会主席邱荣光认为,应该提早进行反赌球教育,防患于未然。“上一届世界杯完毕后,我们发觉病态赌徒的求助个案在上升。所以这次必须防患于未然,我们会提早进行反赌球的教育推广,让公众知道欣赏球员、欣赏球技,不要赌球。” 也有社会服务组织表示,港府应仿效新加坡的赌博政策,不许失业和领取综援者参与赌博。

作为过来人,PETER希望以自己的亲身经历,能够使其他赌徒悬崖勒马。(文/王大可)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